您好,歡迎來到 寶爵科技 官網!

深圳市寶爵科技有限公司

專注高端腕表定制加工Focus on high-end watches custom processing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寶爵科技新聞中心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人家做超薄不是說說而已 是真有技術突破才敢做

CONTACT US

聯系寶爵

咨詢熱線:

0755-61901076

傳真:0755-33923387

QQ:60491004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zanwim

地址:深圳市龍華新區大浪街道白云山新村寶爵科技2樓

人家做超薄不是說說而已 是真有技術突破才敢做

來源: 作者: 瀏覽:- 發布日期:2017-09-07 10:14:00 【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里,我們曾經就超薄主題,站在多個立場,去呈現超薄表的一些優點和缺點,實際上概括起來并不復雜,制表越到極致,就越不以實用為目的。而當制表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需要一些質變的東西,讓它有所超越,超薄讓我們看到制表技術在不斷前進的過程中,有很多非常智慧的東西。

殼、盤、芯一體 極致之薄



      2014年,伯爵在SIHH上推出一枚非常有震撼力的手表,伯爵900P,整款表厚度僅3.65毫米,是目前世界上最薄的機械手表。這基本上超出了我們固有的機械表設計模式,在傳統的設計方案里,這是不可能達到的,而伯爵做到了,因為它使用的是非常規方案。我想很多資深表友,對它都依然印象深刻,它之所以能夠做的很薄,基于兩個重要因素,一個是顛覆性的機芯、表殼、面盤結構,另一個是超精細的機芯元件。



      這款表之所以可以做的如此之薄,是因為機芯和表殼、表盤融為一體,不分彼此,因此極大的壓縮了空間,同時發條盒倒掛在上層夾板上,整個輪系采用環形平鋪的方式,盡可能的利用了整個機芯空間,從而壓縮厚度。事實上我們不難看到,傳統兩針機芯的空間并沒有被完全利用,而伯爵重新設計的機芯版路,將整個機芯填滿,從而節省了空間,這也是為什么這款表是偏心時分盤的原因,盡量不增加多余的輪系,而指針甚至直接“凹陷”入夾板內,進一步降低厚度。另外,它必須讓零部件足夠纖薄,其中包括僅有0.12毫米的齒輪。

最薄陀飛輪腕表 寶格麗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鏤空版 更直觀看到它的機芯布局


      在寶格麗發力做超薄表之前,超薄世界里的重量級玩家是伯爵、積家愛彼江詩丹頓,對于這些老牌制表商來說,寶格麗就像是“沖進屋子里的野蠻人”,在多個超薄類別中強行突圍,“殺”出一片天。其中讓我比較驚訝的,是寶格麗的OCTO系列超薄陀飛輪腕表,機芯厚度僅1.95毫米,要知道傳統陀飛輪腕表僅陀飛輪本身的厚度就要超過它,更別提其他夾板的加成。那么寶格麗是如何做到的呢,一起來看看。


秒輪與陀飛輪框架的位置發生了改變


      在寶格麗的這套機芯體系里面,有四個要點,為超薄做了最重要的貢獻。首先是機芯布局,從鏤空版的寶格麗OCTO陀飛輪腕表中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機芯版路所包含的四條線路:發條到陀飛輪,發條到中央時分輪,表冠的上條系,表冠的撥針系。這四條線都很清晰,互不重疊,所以版式上來說,它是平鋪的,減少層疊可以降低厚度。其次是顛覆性的機芯設計,為了降低厚度,寶格麗取消了傳統的背部夾板,只留下一個主基板,所有部件都通過螺釘和滾珠軸承,固定在基板上,只有機芯正面有一些必要的橋板,這減少了夾板與齒輪的層疊。第三,齒輪做的足夠薄。第四,也是最關鍵的,陀飛輪做的非常薄,原因在于它在傳統陀飛輪結構的基礎上,改變了秒輪和陀飛輪框架的關系,傳統的秒輪片位于陀飛輪底部,而寶格麗則把它放大做到了陀飛輪的邊框周圍,秒輪片同時帶動陀飛輪框架以及為擒縱系統傳輸能量,這樣就進一步降低了陀飛輪的厚度,再加上精細且薄的陀飛輪部件,從而達到驚人的超薄效果。

最薄三問陀飛輪自動腕表 積家Hybris Mechanica 11


8點鐘位置設計了三問安全鎖


      如果你是一位積家表迷,那么你一定知道積家的Hybris Mechanica家族,這個匯聚了積家品牌最頂尖技術和工藝的系列,每一只表都充滿神奇色彩。2014年,積家推出第十一款Hybris Mechanica腕表,這是一只超薄的三問、陀飛輪自動腕表,它的整體厚度僅7.9毫米,要知道一只普通的超薄自動腕表,厚度都要達到7毫米左右,而集成了兩大復雜結構的積家,厚度依然控制在了8毫米以內,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


可以清晰看到積家飛行擺輪-飛行陀飛輪的特殊性


      這枚腕表有這樣幾個創新之處,首先是一枚帶有積家專利的飛行擺輪的飛行陀飛輪,相比傳統陀飛輪的不同在于,它取消了陀飛輪的外部框架,將原陀飛輪內部的中層擒縱夾板作為了整體框架與秒輪銜接,降低了陀飛輪的厚度(這與同為歷峰集團的萬寶龍品牌外置框架陀飛輪設計一脈相承,猜測為集團內尖端技術共享)。其次是外圍式自動上鏈系統,從而可以取消中央自動上鏈結構,壓縮厚度。第三是為三問報時設計一個可伸縮的單按鈕啟動報時裝置,相較以往的滑桿型系統結構更加簡便,并且確保2毫米的恒定行程,可讓腕表保持更為纖薄的厚度。同時,機芯采用中央二輪式布局,為三問報時讓出空間,提高空間利用率。

      這是這樣一步步的創新舉措,讓積家的超復雜腕表得以降低到讓人難以置信的厚度。


積家145機芯


      事實上,今天的很多超薄技術,都以歷史為源泉。1907年,積家推出一枚編號為145的手動上弦機芯,它的厚度僅為1.38毫米,這是一只為懷表開發的機芯,為了讓腕表達到極致纖薄的厚度,我們可以看到積家為此特別設計不一樣的輪系,中心二輪的設計卻又轉了一個彎才繞到了擒縱系統,減少齒輪層疊可以降低厚度。這樣的方式在目前的超薄表里面,是最簡易并且行之有效的辦法。


伯爵20P機芯 大量使用滾珠軸承代替寶石軸承


      而有關滾珠軸承,代替寶石軸承的做法,伯爵很早之前的一枚機芯——20P就已經大量使用了,在那個工藝遠不及現代的年代,依然可以做出如此精巧的微機械結構,應該說很超前。

      對于絕大多數機械鐘表消費者來說,機械腕表,尤其是復雜機械表的內部運作原理,并沒什么意義,但依然有很多人對此非常熱衷,因為機械有它的語言和魅力,同時,機械也凝聚了工匠的傳承和智慧,我們都知道,國外著名的一些制表師,或多或少經歷過古董鐘表的修復,正因如此,他們才能做出兼顧美與技術的機械作品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武汉麻将安卓 重庆麻将的规则 泰拳搏击培训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股票配资门户名yu.简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 下载贵州麻将 查询每天3D试机号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 广东麻将鸡胡 最新广东快乐十分开 上海雀友麻将机复位 快快乐12 广东11选5手机版 射击类游戏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