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 寶爵科技 官網!

深圳市寶爵科技有限公司

專注高端腕表定制加工Focus on high-end watches custom processing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寶爵科技新聞中心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瑞士鐘表匠職業再次“獲寵”

CONTACT US

聯系寶爵

咨詢熱線:

0755-61901076

傳真:0755-33923387

QQ:60491004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zanwim

地址:深圳市龍華新區大浪街道白云山新村寶爵科技2樓

瑞士鐘表匠職業再次“獲寵”

來源: 作者: 瀏覽:- 發布日期:2016-07-20 09:27:00 【

2011年,瑞士制表業在創下銷售佳績的同時,也培養出破紀錄的學徒總人數。

這門曾在上世紀70年代鐘表危機中失去光環的行業,如今吸引來的不僅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還有計劃重新擇業的成年人。

“擺動的機芯,就好像跳動的心臟。”伊莎貝爾•穆斯特利(Isabelle Musitelli)形象的比喻道。這位38歲半路出家的鐘表學徒坦言,自從2007年參觀了拉紹德封(La Chaux-de-Fonds)的鐘表博物館后,便燃起對自己新職業的激情。

“傳統、技巧與精細令我著迷。我最愛的,莫過于組裝機芯,賦予它生命。”來自伯爾尼汝拉區的她補充。現在穆斯特利在接受為期6年的夜校培訓,為取得鐘表技工的聯邦資格證書(CFC)而努力。

自從15歲念完初中,穆斯特利只打過些零工,比如售貨員,她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在廠里作質檢員。目前失業的她,希望借助新的資格證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塔默蘭跨地區進修中心(CIP-Tramelan)培訓主管安德烈•馬扎瑞尼(André Mazzarini)觀察到,有更多人顯示出對各類鐘表培訓課程的興趣。準學員的情況各不相同,不過有一種明顯的趨勢:“女性學員多是沒有資格證書,從事銷售、餐飲或護理等職業的人,她們想要一份工作時間固定、薪酬更高的工作。而有意改變職業的男性,則多數已有技術背景。”

178

鐘表學徒蒂法尼諾布斯熱衷于漂亮的手表,她計劃繼續手工雕鏤方面的培訓。

缺乏培訓教師

比爾技術學校(lycée technique de Bienne)的課堂上也總是座無虛席。15年前新生人數還屈指可數,如今雖然只有12個招生名額,前來參加入學考試的學徒卻摩肩接踵。如果我們找得到更多培訓教師,就能擴大招生。然而我們能開出的工資遠遠低于制表企業對培訓技師的薪酬,培訓部主管丹尼爾迪茨(Daniel Dietz)遺憾地表示。

教三年級的培訓師勒內馬雅(René Maillat)仍清楚地記得,就在不遠的過去,這門職業還曾經信譽掃地。“1988 年,我曾經是波朗特伊(Porrentruy)技術學校唯一的鐘表學徒工。若不是為了我,他們都可以關掉這個專業了,他述說道。在石英表危機之后,大批鐘表學徒轉行去作房屋管理員、警察或海關職員。

此后時代發生了變化。“20多年前,隨著機械表的回歸,這個職業的價值開始回升。制表業業主協約(Convention patronale de l'industrie horlogère)的羅曼加洛謝(Romain Galeuchet)介紹:我們注意到近幾年學徒人數逐漸增加。2008-2009年的危機曾令人數略有下滑,但下降并不明顯。

179

托馬斯帕雷相信,自己未來的職業在瑞士有著非常好的聲譽。

強過銀行職員和教師

某些職業-尤其是制造手表用精細元件的微機械工-卻仍然不受重視。我們的確在這方面遇到招工難的問題,但總的來說,近幾年有關培訓機構已做出相當大的努力,高珀富斯公司(Greubel Forsey)總經理埃曼紐爾瓦伊爾(Emmanuel Vuille)透露。

對瓦伊爾而言,鐘表業的所有工種-無論是車工還是雕鏤工,知名度都得到提高:從事鐘表制造業變得富有魅力,人們覺得這門職業甚至強過銀行職員或教師。

這門職業的升值更多在于社會方面,而非經濟方面,馬扎瑞尼指出。只有非常熟練的專業人員才可以討要高薪。剛剛完成學徒階段的人,月薪一般只在3500-4000瑞郎左右(約合2.4-2.8萬元人民幣)

豪華品味

鐘表業有點兒吝嗇,但大集團的社會福利很吸引人。年輕人所夢想的,是能在這一職業中迅速進步的可能性、去海外生活的機遇,以及可以近距離接觸高檔產品的工作特性,比爾的培訓師讓-馬克馬泰(Jean-Marc Matthey)表示。

在馬雅的課堂上,有一點不言而喻:除了對認真完成工作的熱愛,和對精準與細致的興趣,這些未來的鐘表匠所選擇的,也是一份有機會接觸豪華與魅力天地的職業。知道那些名人手腕上帶著瑞士表,這點令人自豪,蒂法尼諾布斯(Tiffany Nobs)吐露。

托馬斯帕雷(Thomas Paley)向往著服務于積家(Jaeger LeCoultre)或寶璣(Breguet)品牌:他們制造出可靠精準、設計精湛的產品-這豎立了瑞士的良好形象。戈爾根塞利姆(G?rgün Selim)則更加坦率:在開始我的學徒生涯前,手表里有些什么對我來說根本無所謂。我只關心它的美感與豪華。

鐘表文化

另一代人,則抱著另一種價值觀。伊莎貝爾穆斯特利根本不在意自己制造的手表是否跟喬治克魯尼或是邁克爾舒馬赫這類明星沾得上邊兒。在工廠里,根本就沒有豪華二字的位置。比起閃亮的衣裝,鐘表匠們更常面對的是銼下的金屬屑;17世紀法國胡格諾派(譯者注:此稱謂為法國天主教徒對加爾文派教徒的稱呼)的文化遺傳在汝拉山谷留下了不少痕跡。

鐘表文化在企業里仍然根深蒂固,縝密、節制與嚴格幾乎與靈巧及其它技術能力一樣重要,馬扎瑞尼確認。這種傳統也反映在培訓過程中,一個世紀以來,這種培訓方式幾乎未曾改變。在第一年的學徒階段,所有的銼、鉆或是車削工作,仍然都是手工完成。

即使未來的鐘表匠在進入職業市場時不會遇到什么困難,對此仍要抱有謹慎的態度。上世紀3070年代的慘痛危機,不但令鐘表匠感到是對其技術、也是對其自身的質疑,而危機也消除了過度的沾沾自喜。憂慮感并未完全消失,人們對此保持著警覺,加洛謝強調。

所以絕不能大批量培養鐘表匠,或是放松要求。那就等于是自殺。目前,中國人已在生產高質量的零件。為了生存,就必須保留高度熟練的勞動力,馬泰指出。這個意見也得到瓦伊爾的贊同:機械鐘表的前景非常好,可是也存在一種實際的風險,就是過度追求增長,從而導致質量的降低。

欲了解更多手表定制及CNC鑲嵌加工,請聯系寶爵諦麒表官網在線客服,或致電:075533923388,寶爵諦麒表手表廠家--您全程貼心的采購顧問。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1分赛车开奖结果 网络理财平台 体育彩票29选7 电影股票分析师 疯狂飞艇计划app 重庆市麻将机批发市场 极速赛车是地方官方 天天打麻将 广东快乐10分选5计划 中甲排名 深圳风采35选7规则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分布 北京pk105码计算方法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北京赛车pk7码滚雪球 杜德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