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 寶爵科技 官網!

深圳市寶爵科技有限公司

專注高端腕表定制加工Focus on high-end watches custom processing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寶爵科技新聞中心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真秒”腕表背后神秘的源動力

CONTACT US

聯系寶爵

咨詢熱線:

0755-61901076

傳真:0755-33923387

QQ:604910047

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zanwim

地址:深圳市龍華新區大浪街道白云山新村寶爵科技2樓

“真秒”腕表背后神秘的源動力

來源: 作者: 瀏覽:- 發布日期:2016-11-24 09:37:00 【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已經對于跳秒的概念做了多方面詳盡的描述,本次,我們所要呈現的,是跳秒神秘,也是重要的部分——跳秒的內在源動力。我們試圖通過盡可能細致的內容,來揭示機械機芯是如何通過結構間的相互配合實現跳秒的。

盡管跳秒的外在表現形式是如此的相同,均體現為一秒一跳,但是在實現方式上,不同的品牌和腕表卻是天差地別。在這里,我們將不同的機制按照特定的規律進行歸類,并在每個類別中為大家詳細解讀,便于大家快速理解跳秒這個復雜的結構。

恒定動力跳秒(游絲牽掣型)

相信很多表友都聽說過“恒定動力”這個詞,往往帶有“恒定動力”結構的,就代表了高級復雜。“恒定動力”的實現也有多種方式,而最為常見的,就是“游絲牽掣”,也就是說把能量儲存在一根額外的游絲中,等達到設定的量時,再釋放,這就容易實現每次擒縱系統接收或者釋放的能量是恒定的。恒定動力跳秒,其實就是在擒縱系統分配完能量之后,單獨用一根游絲將這些能量儲存起來,然后一起釋放給輪系,這樣就實現了跳秒。簡單來說,所有跳秒腕表,如果跳秒機制中存在游絲,那么都可以認為是恒定動力原理。

Chezard 115/116跳秒機芯

115

搭載Chezard 116機芯的Doxa腕表

Chezard應該是最早將跳秒機制在腕表機芯中實現的機芯廠,可惜的是該廠于上世紀60年代就已經關閉,但它最重要的兩代跳秒機芯(115/116/117、7400/7402),卻深深影響著這項功能在之后一段時間的發展。Chezard 115和Chezard 116為同機制跳秒機芯,曾被大量的品牌所使用,包括Doxa、Werba、Moser、Candino等。

Chezard 115機芯的跳秒機制,是典型的恒定動力跳秒結構。

116

Chezard 116機芯(115沒有圖中1這個停秒結構,其余都一樣) 

117

1— 擒縱輪行星輪
2— 槳形輪
3— 獨立秒輪
4— 恒定動力游絲
5— 秒針輪

在Chezard 116的跳秒機制中,最為核心的就是圖中標示的1/2/3/4這四個結構。這里面有幾個特殊的結構,一個是擒縱輪行星輪1,這個行星輪是固定在底部的擒縱輪上的,另一個是槳形輪2,它有六片“槳”,每一片“槳”下方都有一根銷釘。此外,恒定動力游絲4內側末梢連接著中心軸,這根中心軸就是底部秒輪的軸,也就是說恒定動力游絲4的一端連接著秒輪,另一端使用和發條連接發條盒壁一樣的方式連接著獨立秒輪3。槳形輪2的底部中心軸齒嚙合著獨立秒輪3。

1418

那么這些組件之間,是如何將連續走動的秒輪,輸出為一秒一跳的呢?

在機芯正常運轉過程中,發條能量通過輪系直接輸出給獨立秒輪3下方的秒輪,該秒輪和擒縱輪直接相連,給擒縱擺輪游絲系統提供能量。當秒輪逆時針轉動時,配合游絲擺輪系統的能量分割,驅使擒縱輪順時針轉動,因而擒縱輪上方的行星輪便會順時針勻速轉動,此時依靠銷釘,行星輪的齒就會卡住一格槳形輪的槳片使其緩慢移動。而由于槳形輪并不能快速轉動,因而獨立秒輪3也就相對固定了,但秒輪卻一直在轉動,所以恒定動力游絲4便會不斷積蓄能量。

118

當行星輪1走過一定角度之后,銷釘就會脫離行星輪的控制,此時槳形輪、獨立秒輪都得到瞬間的自由,恒定動力游絲4迅速釋放能量,使得獨立秒輪3快速轉動,槳形輪同時迅速轉動,當轉過一格的空隙后,下一片“槳”的銷釘就會再次被行星輪卡住,這樣就實現了一格的瞬跳。之后獨立秒輪3便會將這一格弧度的能量通過過輪傳遞給秒針輪5,實現指針跳動一格。所以這里的關鍵,只需要控制槳形輪轉動一格是1秒,也就是說擒縱輪上的行星輪轉過一格是1秒,那么通過擒縱輪的半徑及齒數和行星輪的半徑及齒數比例控制得當,即可。

積家地球物理天文臺腕表770機芯跳秒機制

119

地球物理天文臺系列腕表,是積家今年的重點產品,之前就已經有,但今年增加了“真秒”和世界時功能,頗受關注。為此,積家特別研發了770跳秒機芯,這款機芯目前為止并沒有詳細的機制解說,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它的專利擺輪和略帶神秘的獨立跳秒結構。

120

積家770機芯解構圖

       但是根據現有的機制圖,它的兩個核心結構1和2與Chezard 115的機制十分相似,但卻不盡相同。770機芯結構2的位置更靠近表盤中心,它是獨立于秒輪的跳秒結構。同時使用了一根桿簧代替了槳形輪,從而達到跳秒的目的。這套機制的秒輪很特別,它中心軸的上下兩側都有齒輪,連接著兩套走時輪系,一組用以正常走時,一組用來跳秒,發條同時給兩組輪系提供能量。

Andreas Strehler跳秒腕表

121

這是恒定動力跳秒機構目前最為有趣的一種,已經相當復雜,不過比起萬國的恒定動力陀飛輪跳秒機制還是要遜色一些。這個恒定動力跳秒系統,靈感源自于F.P.Journe著名的Souverain陀飛輪,Souverain陀飛輪本身便是恒定動力系統,而獨立制表師Andreas Strehler從中汲取了諸多元素,創造了一個類似于陀飛輪的恒定動力跳秒機制。那么,這個機制是如何實現跳秒的呢?

先來看一下它完整的過程,當然不必要憑這張圖就搞明白,接下來筆者會詳細介紹整個過程。

122

這個結構外觀上看還是很容易和陀飛輪混淆的,因為Andreas Strehler為了好看,很“無恥”的取消了秒針,還把里頭指示秒的結構做成了星輪,再加上寶石銷,很容易以為這個是擒縱輪,再加上里頭還有一圈帶末端曲線的游絲。

123

 這是它整體的跳秒結構,從剛開始的表款布局可以看到,這個結構就是擺輪游絲系統的“隔壁老王”,中間直接就是擒縱輪。先介紹下名稱:1指的是游絲,下端和秒輪4直接相連,上端和指示器2相連,指示器2中藍色部分為框架,和游絲樁通過兩個螺絲固定;3是固定的寶石銷桿,一端連著一顆紅寶石,一端固定在秒輪4的軸上。

124

 此為上圖的軸切圖,1/2/3/4同上圖。這里需要注意的是,指示器2和寶石銷桿3是分開的,指示器2也沒有固定在秒輪軸上,它是自由的。

那么這些結構如何相互配合,達成跳秒呢?

首先,當秒輪4接收到發條傳遞過來的能量并順時針轉動時,與之同步的游絲1開始積蓄能量,寶石銷桿3此時跟隨著秒輪4一同轉動,由于寶石銷桿3的末端紅寶石銷尚未脫離行星輪,因此指示器2并未能轉動。

其次,隨著秒輪4的轉動,寶石銷桿3也在轉動,游絲1在不斷積蓄能量,直到3末端的紅寶石銷脫離行星輪時,此時指示器2獲得了自由,由于游絲1的下端相對固定,游絲的能量只能通過上端連接的自由指示器2來釋放,此時指示器2瞬時轉動。行星輪沿著秒盤框架上的齒輪快速轉動,行星輪的下一個齒轉動一格,剛好又被紅寶石銷卡住。

這樣就完成了一個周期,之后周而復始。由于其間游絲積蓄的能量較大,因而當指示器2跳動以及行星輪轉動時,很難看清它的細微動作。

125

 在這個系統中,發條傳遞給秒輪的能量,一部分傳遞給了擒縱輪以補償擺輪擺動過程中能量的損失,一部分被儲存在了跳秒游絲中,以備指示器“跳動”使用,因而實際上兩者共用的是一組能量。由于能量消耗巨大,因此機芯配備了兩個發條盒。這種結構劣勢其實比較明顯,因為能量共用,容易導致控制精準走時的擒縱系統能量不均,跳秒結構容易影響到擺輪游絲系統的精度,而且過程中損失的能量也較多。

擒縱制動跳秒結構

和之前介紹的這種模式不同,擒縱制動跳秒結構,是通過機芯內部擒縱制動的方法實現跳秒,這里也有一些不同的機制,其中最著名的當屬獨立擒縱跳秒機制。獨立擒縱跳秒指的是跳秒的機制獨立于原先的走時系統,非常重要的衡量標志,就是能量傳輸是相互獨立,意味著跳秒機制不會影響到正常的走時精度,不會分薄走時發條的能量。這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Gr?nefeld的One Herz腕表。

Gr?nefeld One Herz

126

  Gr?nefeld最早推出One Herz腕表應該是在2010年,當時名叫One Herz 1912,自此開啟了Gr?nefeld品牌的跳秒時代,并且設立了首個專門以跳秒為特色的大系列——One Herz。而在諸多跳秒腕表中,之所以這樣一個極為小眾的品牌,能夠憑借One Herz名聲大噪,不是因為它設立了單獨的系列,而是它的結構堪稱跳秒機制中的典范。

127

這是Gr?nefeld One Herz機芯的核心組件結構圖。

1—擒縱輪
2—秒輪
3—秒輪軸輪(為方便理解所起)
4—制動叉(共有四個叉瓦)
5—獨立秒輪
6—跳秒過輪
7¬—三輪(過輪)

從結構圖中,我們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其中它是由兩條能量傳輸鏈的,其中以制動叉4為分界點。即便少了6-5-4這條能量鏈,正常走時依然可以依靠7-2-1繼續下去,也就是說,在這款機芯中,跳秒是額外附加的功能,甚至可以單獨摘掉。這就是它如此被看好的最大特點,當然,這個結構并不是品牌首創,其實它衍生自17世紀的Anchor擒縱系統(即鐘里面的錨式擒縱),而獨立的能量鏈設想在懷表時期也已經有先例。

128

那么這個結構,又是如何實現跳秒的呢?其實原理很簡單,最核心的組件就是2和3,當1分割完能量后,秒輪2開始按照擒縱輪1的頻率轉動,而秒輪軸輪3和秒輪2是完全同步的,因而秒輪軸輪3也在規律性轉動,而正是秒輪2和秒輪軸輪3齒數之間的比例控制,正好使得秒輪3轉過一格是1秒。機芯頻率為21600vph,頻率為3hz,秒輪2/秒輪軸輪3約為3/1。那么接下來就簡單了,通過4叉瓦的跳秒擒縱叉4將此頻率直接傳遞給獨立秒輪5就行了。隨后,跳秒輪5就會每秒鐘跳動一格。

勞力士True-Beat跳秒結構

129

勞力士為蒂芙尼生產的6556 True-Beat腕表

勞力士于1954年發布Ture-Beat以來,雖然并未獲得多么矚目的成績,但是由于產量稀少,又是勞力士有記錄的唯一一個跳秒款型,所以如今在拍賣會上也很有人氣。

130

勞力士的Cal.1040機芯,同樣為獨立擒縱跳秒結構,但簡陋了不少,它沒有獨立的能量供應鏈,只是簡單的在原先的秒針輪上進行了改裝,增加了一個用于控制秒針跳著走的擒縱器。如果所示,秒針輪1的上面增加了一個輪2,輪2通過杠簧3和凸銷4來帶動。凸銷4固定在輪1上,并且凸銷和輪2的鏤空圓形空間有一定的活動空間。

具體是,當輪1逆時針轉動時,由于擒縱叉5的牽制,輪2無法移動,所以杠簧3就會隨著凸銷4的移動而彎曲形成彈性勢能。當凸銷4從上端移動到圓形孔下端時,通過內部機制使擒縱叉5放開牽制,輪2得以往前推進,而精確的控制使得擒縱叉5快速的復位,再次牽制住輪2,實現輪2的瞬跳和瞬停。輪2直接連接秒針,就實現了跳秒。但這種情況缺點頗為明顯,以至于損壞之后幾乎就算報廢,難以修復,所以勞力士后期便停止了這款機芯的生產。

棘爪式跳秒

在如今最為常見的跳秒機制中,除了上面提到過的恒定動力跳秒機制之外,便是棘爪式跳秒,這也是著名的頂級小眾品牌Arnold & Son亞諾表常用的結構之一。在文章開頭,我們講過Chezard有兩代最重要的跳秒機芯,一個是Chezard 115/116,一個是Chezard 7400/7402,其中后者就是棘爪式跳秒結構,而且也是目前跳秒機制中用的最多的結構,沛納海唯一跳秒腕表PAM 080采用的就是以Chezard 7400(7402為其帶日歷版)為原型的跳秒機芯。

Chezard 7400/7402

131

繼Chezard 115系列跳秒機芯之后,Chezard機芯廠之后再次研發了一款與115系列完全不同的跳秒機制——7400系列。更為重要的是,7400機芯相比115機芯結構要簡單的多,而且效果同樣出色,因此在推出之后,便被很多品牌采用,之后的風頭更是蓋過了115系列機芯。這套機芯故障率低,成本也低,實際上只是在115機芯的基板上把關鍵的跳秒結構換了,底部的主傳動輪系并未發生明顯變化。

132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

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沛納海2001年推出的PAM 080 跳秒腕表(限量160只)

2001年,沛納海曾發布過一款18K白金腕表,編號PAM 080,表殼尺寸42毫米,內部搭載Chezard 7400手動上鏈機芯,限量160只,這好像也是沛納海唯一一款跳秒腕表。133

搭載Chezard 7400機芯OLMA腕表

Chezard 7400機芯的跳秒機制,相比較Chezard 115要簡單一些,它實際上就一個核心結構,那就是中間的棘爪。這個棘爪有一根一體式的桿簧,桿簧末端通過螺釘固定在機芯夾板上。上圖機芯中,機芯表面有兩個大小一致的齒輪,中間就夾著這個帶有一個小齒輪的棘爪,棘爪直接鎖住右邊的秒輪,左邊的秒輪則在勻速的轉動,由于兩個齒輪中間的小齒輪和棘爪相連,是可移動的,這就會迫使小齒輪上移,棘爪也會上移,直到移動一個角度之后,棘爪最終脫離右邊秒輪,致使秒輪迅速轉動,也就是在棘爪脫離之時,由于棘爪桿簧的作用,將棘爪推回原位,再次鎖住右邊秒輪。

這個過程其實并不復雜,但也有它的難點,那就是如何精確控制棘爪放開的時間間隔是1秒,這就涉及到復雜的角度、力度計算。這項結構優勢在于成本低,易維修,效果好,但缺點也很明顯,棘爪和齒輪的摩擦非常頻繁,造成能量損耗較多,而且棘爪和齒輪都容易磨損,還會產生金屬屑。

Arnold & Son亞諾DSTB(Dial Side True Beat)


  Arnold & Son 亞諾表是一個非常小眾的制表品牌,但由于它創意非凡,在高級制表鄰域也頗受歡迎。亞諾表對于跳秒似乎有著偏執的追求,除了高級復雜功能和藝術性表款之外,估計跳秒腕表是品牌下最為豐富的產品了,僅僅是不同的款式就接近十款,更別提還有兩套跳秒琺瑯套表。

      DSTB是其中比較有意思的一個款型,2014年為了紀念品牌誕生250周年出過一款,今年換了材質又出了一只。按照它的字面意思,應該翻譯為“偏心真秒”,它的魅力在于它將Chezard 7400的棘爪式跳秒結構放到了盤面(這一點和格拉蘇蒂的盤面雙鵝頸微調有異曲同工之趣),然后稍加改進,增加裝飾,使它變得很是撲朔迷離。


135

1— 秒輪
2— 制動棘爪
3— 制動簧
4— 跳輪
5— 滑輪
6— 制動桿
7— 錨形桿

熟悉了Chezard 7400/7402型機芯的運作規律之后,亞諾的這款DSTB腕表的機制也就非常好理解了。實質上最大的不同,也僅僅在于制動簧。在Chezard 7400機芯中,制動簧和滑輪是一體的,而這里是分開的;Chezard 7400的制動簧是直的,而DSTB的制動簧是彎曲的,張力方向也是相反的。

在運轉過程中,秒輪1順時針勻速轉動,由于制動棘爪2的作用,跳輪4固定不動,使得滑輪5逆時針轉動,并被迫向下移動,使得制動簧3反向彎曲,形成回彈的張力。當制動叉向6點鐘方向移動一段距離后,寶石棘爪脫離跳輪4,跳輪4受到發條的大扭矩后瞬時轉動,而制動簧3也在同時將制動棘爪2推回原位,再次卡住跳輪4。錨形桿7在整個過程中,只起到平衡和裝飾作用,實質用處并不大。需要注意的是,制動桿6固定在制動棘爪2的下方,制動簧則壓在制動桿6上,并且制動簧3本身并不是直的,而是向內側彎曲的,所以當制動叉移動時,制動簧會有向內側回推的彈力。

此外,隨著精度和持久度要求的增加,制動棘爪也從Chezard的金屬換成了寶石,以減少摩擦。

大復雜跳秒——恒定動力陀飛輪跳秒機制

在所有的跳秒機制中,有一種應該是里面最為復雜的,那就是恒定動力陀飛輪跳秒機制,目前這樣的結構并不多見,只有少數懷表和極少數腕表有。其中,2013年,萬國表推出的工程師恒定動力陀飛輪腕表(這一結構萬國表于2011年時在葡萄牙系列中已有推出),就是非常典型的恒定動力陀飛輪跳秒機制。實際上,雖然同樣為恒定動力結構,但筆者還是將之單獨于開篇所提的游絲牽掣型恒定動力結構,因為它更復雜,而且它并不是依靠額外的游絲來實現的。

●萬國表恒定動力陀飛輪跳秒機制

136

正如“工程師”的真正含義一樣,“用最簡單的結構解決最復雜的難題”,之所以稱之為大復雜功能,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它是之前所提到的Gr?nefeld One Herz腕表的獨立擒縱跳秒機制的高度聚合;二,它將此聚合體巧妙的加載到了陀飛輪當中。

137

   這是萬國表恒定動力陀飛輪機制核心部件的解析圖。之所以說它是Gr?nefeld One Herz跳秒結構的高度聚合,是因為它將One Herz腕表中30齒的秒輪軸輪直接變成了擒縱輪上的三角齒輪,制動叉的一端變成了凹形的槽口,跳秒輪變成了制動齒輪所以它的實質還是增加了一套擒縱制動系統。

然而,它和Gr?nefeld One Herz不同的是,萬國表的這套系統并沒有獨立開來,而是聚合在了陀飛輪之中,所以最終連接陀飛輪框架的并不是傳統結構中的擒縱輪,而是制動齒輪。所以盡管擒縱輪是連續轉動而非跳動的,但陀飛輪框架卻是跳著轉的,這就是萬國表恒定動力陀飛輪跳秒機制的實現原理。

跳秒機制至今已幾近250年,從簡單到復雜,結構萬千,難以全部論述,這也正體現著機械科學的無限可能。是啊,機械科學的無限可能,它除了是跳秒機制的源動力,難道不也正是整個機械制表行業的源動力嗎?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完善a 浙江快乐彩基本走势 能赢钱的麻将血流 汇金门配资 上证指数下周走势预测 000069股票行情 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了快3一定牛 广东11选5*结果 nba超级巨星排名 曼联欧冠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上海有哪些期货配资 翻翻配配资 中金e配 我爱南京麻将app